2019年08月23日 星期五
【重要通知】
    關于做好合肥市2019年度專業技術資格評審工作的通知     關于2019年度一級建造師資格考試安徽考區考務工作有關事宜的通知     關于2019年度安徽省二級建造師執業資格考試考務工作有關事宜的通知
 
 
企業文化
企業文化
路橋人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企業文化 >> 企業文化
漫話夏蟲
作者:管理員   來源:本站   發布時間:2017-08-11   被閱讀1928次

 

熱浪消退,清風徐來,月色正濃,蟬蟲和鳴,這或許是夏夜最迷人的地方了。
夏蟲,是兒時夏日里的玩伴,也是詩文中抹不去的意象,雖褒貶不一,亦足以自省。
起初,讀到徐志摩筆端“夏蟲也為我沉默,沉默是今晚的康橋”的時候,并未體會出這其中的蘊含的深沉,只覺得在通篇中,甚為平淡,許是為了與上文的諸多物象及色彩斑斕編織的“熱鬧”形成鮮明的對比,故而收斂罷了。
直到大學畢業的一年多后,偶然的一次,一個人夜晚路過母校,便情不自禁的走進這個城市里,曾經最熟悉的地方?;瓜褚鄖耙謊?,坐在小湖邊,聽晚風拂過水面,荷葉搖曳,以及藏在草叢里或樹枝上的夏蟲鳴叫的聲響。
圖書館的燈影倒映在粼粼水波上,也暈開了回憶的閘門,校園往事如同課堂上播放的幻燈片,情緒泛濫一發不可收拾。但我終究不再屬于這里,起身要走,四周寂然,而此刻,我才真切的體會到“悄悄是離別的笙簫”,也領悟到“夏蟲也為我沉默”。
“蟬噪林逾靜,鳥鳴山更幽”,沉默的豈會是無憂的夏蟲,不過是多慮的離人罷了。總有太多不舍,而蘭舟催發,要么寒蟬凄切,凄婉綿綿,要么無言沉默,勝過萬語。
許多人聯想到夏蟲,自然也忘不了《莊子·秋水》篇中“夏蟲不可以語于冰者,篤于時也”的論斷。似乎自此之后,夏蟲與井蛙并論,貼上了見識粗陋等被批判的標簽。而莊子的可貴,恰恰是超越了這樣評判參照,沒有貪,也沒有滿的念頭,率性自然,如同“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無涯。以有涯隨無涯,殆已”,然而,總是有人斷章取義,自作聰明的刪去后一句,玩起老一套的愚弄手段。
在這樣的夏夜,難得的機會,我夜宿群山深處,聽泉流涓涓,蟬蟲不息。雨后的山間,空氣更是清新,周遭的濕氣和雨霧難解難分,不勝清涼。
深山的靜夜,容易讓人放空心情,隨思緒飄揚,夏蟲的和弦,是最好的伴奏。都說天下名山僧占多,或許山間的環境,是潛心修行與思悟的絕佳輔助。不枉這夜色,我也姑且做一回修行人,參悟夏蟲。
不以不可語冰,而蔑視夏蟲的短淺,因為長短總是相對而言的,短暫與永恒也是相輔相成而非對立相克。離別時,那一刻的夏蟲和鳴,便是永恒。而此時的永恒,面對更無垠的空間而言,或許也不過是須臾之光。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。所有來者,皆為過客。
而關于離別,則不必不舍,如同龍應臺筆下寫道的: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謂父女母子一場,只不過意味著,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。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,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:不必追。”
還記得歌詞里唱過,一眼萬年。一眼何其短,萬年那么長,長短銜接,方成永恒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?